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0章 这真是个意外(1/2)
农门贵女有点冷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报馆每一间办公的小书房内都设有榻,供长公主他们午间或其他时候的偶尔歇息,此时,长公主就躺在榻上,额头被缠了厚厚的一圈纱布,具体伤得如何,云萝这样也看不出来,但左边的肩膀,却是即便隔着衣服,她也看出了那里肿起一大块。

  大夫是男子,又是急急忙忙从最近的医馆里请来的,长公主自然不会撩开衣服给他看受伤的地方,大夫诊断便只能靠把脉和长公主的口述,难免给他增加了难度。

  看到云萝过来,这大夫明显的松了口气,迅速的把他诊断出来的情况跟云萝说了一遍,并把位置让了出来。

  托之前各种流言蜚语的福,几乎全京城的百姓都知道安宁郡主自幼长在乡下,却据说学得一身医术,不管那医术究竟好不好吧,终归是懂的。

  根据这位姓梁的大夫所说,长公主额头的伤口乃撞击所致,从表面上看,就是破了层皮,敷上药膏过几天应该就能痊愈了,内里究竟是否有损伤,还得看之后是否有头晕恶心之症。倒是这肩膀上的伤更重,据他初略诊断,可能是筋脉挫伤,也可能是骨头有损。

  说完后,梁大夫就迅速的退出了内室,云萝也能揭开公主娘的衣裳,去检查她肩膀的伤势。

  揭开衣襟,便见她白皙的肩膀上呈现了一大片紫红色,蔡嬷嬷在旁边看着,心疼得直抹眼泪,说:“方才大夫过来之前,老奴还亲眼见过,不过红肿而已,没这样发紫发黑的,且也没这么肿。”

  长公主见蔡嬷嬷心疼,云萝也一脸严肃,却是反过来安慰道:“嬷嬷也是见多识广的,怎么忘了但凡被撞击所伤,都是初时不显,过上一段时间才会愈发红肿?应当只是撞疼了,这边手臂便有些发麻酸软,缓过来就没事了。”

  蔡嬷嬷继续抹眼泪,也说不出“殿下金尊玉贵,从未受过这样的苦”这种话,毕竟她家殿下还真的是一直在受苦,也就最近几年才逐渐松泛了起来。

  先帝荒唐,殿下虽为嫡公主,许多时候却还不如几个贱妇所生的庶公主有份量,不得不费尽心机的讨好先帝,在后宫中帮先皇后娘娘和当今陛下挣出了一条活路。

  卫侯爷是个会心疼人的,对殿下也是一往情深,殿下嫁给他之后确实过了几天自在日子,但紧跟着就是先帝驾崩,年幼的陛下登上帝位,殿下从公主变成了长公主,为了扶持陛下坐稳皇位,经历的明枪暗箭、阴谋算计、朝堂诡谲无数,连驸马都为了救陛下而死。

  那时,殿下差点就没有挺过来,又是几乎拼命般的生下遗腹女,却被小人趁乱调了包,一散就是十二年。

  跟那时候相比,如今只是被惊了马车不甚撞伤,还真的只是毛毛雨一般的小问题。

  蔡嬷嬷看着平时还会跟小侯爷和郡主撒娇的殿下,此时却不管郡主如何在她伤口附近按压都没有在脸上显露一丝痛色,哪怕回答说疼的时候也十分平静,好像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却忍不住眼泪掉得更厉害了。

  她家公主殿下其实一直都是一个很娇气的女子。

  云萝在内室给公主娘检查诊断的时候,卫漓和景玥就在门外审问长公主惊马受伤的经过。

  从车夫和侍卫们的口中得知,当时他们刚出乌石巷,就遇到了两拨二十来个人在聚众斗殴,领头的便是两个京城有名的纨绔,似乎是两人同时看上了一只绿毛鹦鹉,互不相让,然后就打起来了。

  这件事并不稀奇,虽然京城内禁止聚众斗殴,但这些官宦世家里的纨绔向来无法无天,就算斗殴被京兆府或其他的有司衙门抓起来了,也不过是被训斥几句,或赔点钱,转眼就能放出来。

  一个没有被抓进过大牢的纨绔,是一个不合格的纨绔!

  因此遇到有人斗殴,车夫和侍卫们都没有放在心上,隔着一丈远,打马从旁边经过。

  却不想,就在将要经过的时候,一个壮硕的小厮突然被人扔了出来,落地之后一时间站不稳当,连连后退,然后重重的撞到了给长公主架车的其中一匹马上。

  马匹受惊,牵连到马车不稳,虽然很快就被安抚下来,没有出现当街狂奔疾驰这样的事故,但长公主一时不察还是撞到了肩膀和额头,尤其是额头,正好撞在棱角上,当时就流了一脸的血,把所有人都给吓呆了。

  卫漓和景玥听闻后对视一眼,然后一人看向了急匆匆带人赶过来的京兆府尹,一人则看向了缩在角落如同两只受惊鹌鹑的纨绔。

  对上卫小侯爷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