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46.满载而归(1/2)
我夺舍了魔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血夜雨自解星芒身上所得之绝剑剑意,并不完整。

  但对眼下的陈洛阳来说,已经足够用。

  他更多是将剑意融入自身所学,而非执着于幽冥十二剑本身。

  正如先前重创苍岚铁那一招,便是陈洛阳将自己早先参悟出来的那一式灭剑融入自创影月圣典后的结果。

  所以那一招除了无影无形难以揣测外,更具备极为强大的杀伤力,叫苍岚铁摸不清头脑,便一败涂地。

  现在得到其他幽冥剑术,陈洛阳也是相同处置的方法。

  幽冥十二剑极强,越是钻研,越能感觉到其中奥妙和威力仿佛无穷无尽。

  但陈洛阳没有沉溺其中。

  这门可怕的剑术,并非源自红尘,而是黄泉界所出。

  黄泉界主宰冥尊,意向不明,敌友难辨,陈某人如今扮做“魔尊”,不得不多加几分小心。

  就算真要涉猎幽冥十二剑,也顶多是分身血暗天来尝试。

  陈洛阳本尊眼下更多停留在揣摩研究的阶段。

  那一式绝剑,当前有血夜雨便足够了。

  至于解星芒,还需要他在蛮荒多留一留。

  如此,才能牵扯天河跟蛮荒继续纠缠下去。

  以那位族王的一贯作风,他肯定不会说从解星芒身上获得一式绝剑后,就把人完整的还给天河。

  这种主动息事宁人的表现,在其眼中无疑是示弱,断然干不出来。

  倒是那位蛮荒王后,说不定就会松这个口。

  不过她至少也肯定会先把解星芒身上的价值榨干净之后,再考虑放人的事情,不会急在一时。

  陈洛阳趁着鹬蚌相争的机会渔翁得利,对方多半也能看明白。

  但这属于阳谋,就算明知可能便宜了陈洛阳和古神教,蛮荒一方也不会轻易向天河让步。

  否则今天的事,他们白白蒙受损失,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过等忙完眼下的问题,蛮荒肯定要找古神教事后算账。

  倒是天河那边,会否一直执着于解星芒,让陈洛阳有些没底。

  并不是说天河会怕了蛮荒。

  老剑仙伤势未愈的情况下,仍然亲临蛮荒,已经说明他不惧风险。

  只是在了解燕明空的情况后,天河可能会将重心重新转移回燕明空身上。

  习得全部冥剑并超凡入圣的燕明空,如果再不管,慢慢就真要成大患了。

  一式绝剑传承和三式冥剑传承相比,可能带来的危害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唯一可能影响天河一脉判断的地方在于,解星芒本是他们自家传人。

  且先不说陶忘机、司怀飞、石镜师徒的感受,只是其他天河中人,面对因为自家门人而引得一式幽冥剑意入红尘人间,想来就很难淡定。

  现在就看老剑仙如何决断了。

  只是……

  或许他更需要烦心其他事情。

  例如,后院起火。

  陈洛阳微微一笑。

  按照他脑海中白玉瓶提供的信息,栖身北海燕然山的王地,离开北海,南下东周皇朝境内了。

  连燕然山弟子白峰,同样也和一众同门,秘密南下。

  显然,北海燕然山一脉静极思动了。

  而趁着老剑仙离开天河的机会,王地也会想着去找他的老朋友小剑仙再次交流一下感情。

  不过,他们暂时都没有轻举妄动。

  他们在等一个机会。

  等东周另一位定海神针,女皇许若彤也动了之后,才是北海燕然山的机会。

  原本外出寻访叶天魔的蛮荒族王,既然已经返回蛮荒,东周女皇,很可能不得不动。

  族王实力强横,不弱于血河老祖,蛮荒这里又是他的主场。

  天河老剑仙有伤在身的情况下,不是其对手。

  虽然因为陈洛阳,有苦海一脉法空方丈突兀的横插一手,令族王也负伤,但法空方丈和老剑仙伤势比他只重不轻。

  尤其老剑仙再次伤上加伤。

  这已经是他短短半年时间中第三次重伤,并且总是在未康复的情况下又受重创。

  如此大伤元气,他以后还能否恢复昔日巅峰水平,现下都要挂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哪怕族王现在也挂了彩,老剑仙如果再单独跟族王交手,当真有死在蛮荒的可能。

  东周女皇为照应他,很可能便要被迫赶来蛮荒。

  届时便是北海燕然山的机会。

  所以不管是山主“扶摇王”韩商,还是对天河怀有特殊心思的王地,都会先暂时隐忍。

  如果他们先闹出动静,反倒等于逼迫老剑仙从蛮荒撤回。

&emsp
为您推荐